画二十

【异坤】问鼎 11

[十一]

既然搭上了《逐梦影视圈》这条线,周锐就计划着让蔡徐坤试着接剧本。仔细算下来时间刚好,这边拍着电影,那边节目上线。如果成功的话,“演员 蔡徐坤”这个概念很快就能深入人们心底。

试镜通知的时间是上午十点,蔡徐坤和周锐八点半就见了面,一起去吃早餐。

自从周锐恋爱后,他俩还没见过面,一见面后,感觉确实有些不一样。只感觉周锐从内而发的一种安和感,就像春夏交接时最和煦的那阵风,把空气都渲染出温柔的样子——也许这就是恋爱的魔力。

周锐一直不是人们对gay的刻板印象,他大大咧咧、敢拼敢闯。如果不关注外形只评性格,甚至比一般的男生还要不拘小节。其实他没怎么变,但大大咧咧之中多了份细腻体贴,敢拼敢闯之后也懂得大局稳妥。

蔡徐坤把自己的发现给周锐说了,最后总结到,“原来谈恋爱还能让人长大,你都不抢我的虾饺了。”

周锐笑得几乎快趴在桌子上,却又无比赞同,表情十分嘚瑟,“那肯定的,受到的爱太多了,一定得播撒出去才行。”

还拍了拍蔡徐坤的肩,“坤妹啊,以后哥会把恋爱的感觉给你分享的,也稍微安慰一下你从未被爱情浇灌过的枯涸的心灵。”

“哪能这么说,难道我不可以谈恋爱吗?”

蔡徐坤有点艳羡看着好友与他爱人的亲密,不由自主地问出来这个问题。天知道他问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是王子异的脸。

周锐一下子正经起来,他盯着蔡徐坤的眼睛,看了好一阵,这才回答道:
“你当然可以恋爱,可是你要准许自己坠入爱河。注意一下啊,我用‘坠入’这个词不是没有道理的。”

蔡徐坤耸了耸肩晃了晃头,把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乱入都抛了出去,冲周锐点了点头:“行吧,你说得对。”


最后蔡徐坤九点四十到了面试的地点,他是第二个到的试镜演员。

头一个来的是当红男团4U的成员齐恒,蔡徐坤跟他没接触过,只是偶尔上网,看见他们的热搜一条条。草草打了个招呼就完事。

过了没三分钟,第三个人也来了,名叫徐浩,拍了有两三部电视剧,估计是准备要往影咖上面转。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最后一个试镜演员才姗姗来迟。几乎算得上是卡着点来的,不是别的人,正是潘南星。怪不得敢压着时间来,获了金峰奖再加上其父开道,算起来在影视圈的腕儿,比在做这三个加起来都大。

本来蔡徐坤还想着看看剧本好不好接适不适合,一看他来了,就知道自己这会八成只能陪跑凑热闹了。周锐虽然能给他找来这么个机会,但显然有其他人背景更深。

潘南星前脚刚到,后脚导演赵承华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员也来了。

赵承华本是知名演员,后来又转行做了导演,这是他第二部导演的电影,前一部《余生波澜》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因此他这部新作也有不少人盯着看。


这部剧名为《战线之内》的影片,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容氏家族在抗战时期中,上海滩隐秘战线内,国、共、日三方殊死较量的故事。是个双男主的大剧,据说哥哥容启东一角已被资方内定,剩下的四个人竞争的是弟弟容启明。

四个人拿到试镜的一小段讲的是容启明学成归国前,面对美国教授挽留,毫不动容、表露报国之心的一段。


蔡徐坤先是中规中矩地做了自我介绍,之后大概三五秒的空白后,他入戏了。

眼神中浮现出本不该属于少年的稳定沉着,双腿站稳,绷得很直,表情端正中带了急切。

“不,教授,你错了。我学习,仿佛永远不知疲倦地这样学习,为的并不是我自己,而是为了我的国家!我的国家需要我,当初求学也是因为一颗报国心,所以我必须回去!”

他面对并不存在的空气教授,试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态度逐渐平静,但神情愈发坚毅。他放缓了语速,一字一句地说:
“在这里的三年,我只感觉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够用,多希望能再多上二十四小时小时,让我能读到更多的书,学到更多的知识。教授,你知道,做学问不是个轻松的事情。是什么在支撑我?是我的国、是我的家。我们国家有一个词语,叫作‘饮水思源’。意思是说,做人不能忘本。”

他抬起头来目视前方,仿佛在直视面前的教授,眼眶湿润隐隐有水光。每一字都仿佛重若千斤,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我是中国人,我要回我的祖国。”


助理送蔡徐坤出了房间,没想到徐浩过来跟他搭话,“蔡先生是吗?我刚才在外面都看了,不得不说,演得真好。”
这话不是奉承,就这么几句词,从蔡徐坤嘴里说出来,就格外让人心潮澎湃。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只会唱歌呢。”

蔡徐坤心里有点高兴,毕竟同行的肯定不是这么好得的,但他依旧说到:“其实没你说的这么好,我演得有点过,最后那句话本来没必要泛泪光。赵导应该不会太满意。”

蔡徐坤给自己的这句评价没说错,但不是他拿捏不住,而是故意为之。

既然已经明确了陪跑的身份,就得演好陪跑的角色——展现足够的实力,也露出些无伤大雅的不足。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任何一个有实力的导演,都有自信能帮演员调整过来。

毕竟,若是他火候掌握得太完美,让人挑不出丁点错来,对于一个陪跑而言,这叫添堵,只能让导演不好做人,因此绝不会让人留下好印象。

失去这次机会,本该是应该有点不甘心。但这几年来,他早已失望了太多次。我说过,他一向善于自我调节。

毕竟这只是一次机会,还没关系。这才是刚开始,给导演给制片人给编剧们留一个好印象,才是要紧事——说不定什么时候,比如下一个机会,就会被想起来了。

何况又不是只有这一个机会,起码到手的《逐梦影视圈》还在等着他。这一次,他一定好好展现。 



蔡徐坤这么安慰着自己,出了楼走向停车场,外面有周锐在等他。

一上车就听见周锐就用八婆语气,佯装神秘的样子问他:“你知道那个内定的男一号是谁吗?”

蔡徐坤脑子里划过了半个娱乐圈,却也挑不出个人选来,“这我哪知道。”

“我就猜你不知道。”周锐继续神秘兮兮的,“你绝对想不到,是郑锐彬。”

蔡徐坤听见这名字心里咯噔一跳,不由自主地想起来那天晚上郑锐彬有点跛的走姿,心里不太自在,“内定又怎么了?”

“嘿,你这是不知道包他的是谁,胜达集团的胡胜啊!”

“胡胜又怎么了?”

周锐这才后知后觉,感觉到蔡徐坤的语气不太对,看得出他有点不高兴,兴致没了大半,“没怎么,就是……我听说,他喜欢在床上糟蹋人。”

蔡徐坤眸子一暗,低头说到,“你情我愿的事,不过是个交易罢了。”



蔡徐坤不知道,他这边刚走,王子异后头就到了。他是除了胜达集团之外第二大投资商,更是《战线之内》合作的传媒公司的负责人。

赵承华见到他来也没多想,只当他是来给自家艺人撑场子的,叫助理去泡了茶,这边忙说到:“南星发挥一如既往地稳定,你就放心吧。别的不说,这个金峰奖可是实打实的。”

王子异点点头,回了句是。然后一低头正好看见面试的名单,蔡徐坤仨字就进了他眼里。

他下意识就对赵承华说了句:“这个叫蔡徐坤的演员,有些实力。”

赵承华有点摸不着头脑,眉头一挑,他真没想到王子异来这一趟,居然替别人说话。

就听见王子异又加了句,“我听潘南星说,他也过人艺剧院的考核了,这想起来了,跟你说一句。”

赵承华点点头,顺着他话说,“那还真不错。”他回想起蔡徐坤的表演来,”他演得的确可圈可点的。”

王子异正低头喝茶,在赵承华看不见的杯子后面,眼睛唇角,都是微笑的模样。


TBC.



我对不起彬彬。

真的抱歉orzzzz,ooc都是我的,不属于所有崽子。

有读者有点疑惑,感觉会跟《伪装者》重了。
为避免矛盾,我稍微再说一句。
用这个剧本的灵感来源是综艺《演员的诞生》中,两个兄弟的一段打戏,这个后文会用到(来着作者的剧透),因此就用了用这个设定。
咨询过看过这剧的同学,他的观点是哪怕是设定也完全不一样,撞到的梗诸如“抗战、上海滩、兄弟”都是抗战剧里常见的,没什么必要修改。

以上。
peace&love

【异坤】问鼎9

[九]

蔡徐坤起了个大早,原因无他,今天是国家人民艺术剧院招募新演员的日子。

蔡徐坤是带着导师签的名来的,就权当是推荐信了,一递上去就得到一众审核老师的感叹:“这年头老冯还能有个出师的徒弟,这小孩看来有两把刷子。”

这些个国家级演员泰斗级大人物口中的老冯,就是蔡徐坤的恩师——冯京墨。冯京墨是央剧的教授,带出来的学生影后影帝都能抓出来数数,现在国内头号花旦黄朗,也是他的学生;可他更是个怪老头,要求苛刻不说,挂科率更是全学院闻名。而且只传道授业,不管以后学生发展如何一概不理,不像一部分导师靠介绍资源来立门户。不过他声名在外,慕名而来的人着实不少,但一般人真入不了他的法眼。

冯京墨的学生有多难,他的头号大弟子,三金影帝季青的一段采访,至今圈内传颂。

“我有幸在冯老门下学了四年的戏剧表演,这四年使我终生受益,能有今日的成就,当年下的苦功夫居功至伟。”
“别的例子我也不举了,就拿现在青年演员一直觉得难的坎——台词来说,台词从来不是能随便糊弄过去的简单活。”
“你们猜我怎么入的冯老的门,他发我本台词书,里面有十来页都是绕口令,旁的都不干,就念这玩意。念绕口令还有要求,得一大早在教工楼底下念,等什么时候把‘八百标兵奔北坡’,念得能让顶层那个13楼关着窗户的住户打开窗户骂你小点声,这才算是入了个门。”
“我记得特清楚,就那一周左右吧,我喝了得五盒子胖大海,天天晚上得含梨片,要不然嗓子疼的第二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才是个头呢,入了门,只能说你气息的力道够了,接下来还有不少可学,我给你数数——音量、音长、音高、音调,再加上重音、停顿。学成了这些,叫’会说话’了,这才能捧着行诗、散文、对白来念段落。”“他说他师傅当年念台词,念到星空,观众就看到了星空,念到大海,观众就看见了大海。这就是一个演员,对台词的最高标准。”“现在还有几个人能下这功夫去练?就我看到的过的,有个别人甚至背词都成问题!也就现在吧,早十年前,我们都没想过拍剧还能有配音演员的事。”

但蔡徐坤在这群有资格来选的演员里可不算得什么,最厉害的一个,要数潘南星。

潘南星科班出身,演技斐然,是业鸣旗下的艺人。尽管才出道不久,可其处女作已经入围今年金峰奖,没准首秀就能摘得桂冠,号称青年演员第一人。而且这人背景不一般,其父是京影的副院长、国家一级演员,甚至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蔡徐坤之前没跟他接触过,不过周锐跟他提过这人,直说他盛气凌人、眼高于顶,不是个好相处的角儿。蔡徐坤也没多想,只当他才高气傲,没准脾气差了些。不管怎么样,蔡徐坤对他一会儿的审核挺期待。

顺序是临时抓的,蔡徐坤挺靠前,是第三个出场,评判结果当场就给。

蔡徐坤与王子异那顿饭后就互相加了微信,这段时间一直断断续续的都有聊天,遇到什么值得分享的内容都会想着给对方发一份。就比如现在——

蔡徐坤拿了号码条,回到位子后就给王子异拍了一张发过去。紧接着第一位演员就上台了,蔡徐坤就放下手机,专心致志地观看起来。

没想到评判要求出乎意料的严格,第一位上台就出师不利,五名评审中只有两个给了通过。

趁着这点空隙时间,蔡徐坤瞄了眼手机,发现刚才王子异几乎是秒回了他的消息。

“紧张吗?”

蔡徐坤一边听着老师们对演员全方位的点评,一边敲了四个字回去。

“蛮严格的。”

接着收到了王子异的秒回信息。
“好。你专心准备,我先不打扰了。”
“等你好消息。”

蔡徐坤透过屏幕仿佛能看到王子异水润润的眼盯着自己点头说“好”的样子,没由来的就感觉自己一下子镇定了许多,生出来诸多底气。


很快就轮到他了。他为此准备的是Peter Shaffer的经典之作——《恋马狂》中,医生狄萨特描绘梦境的一幕内心独白。

https://shimo.im/docs/qaKVayIt1lMwqwpM

(表演部分,一点私货,与剧情无关,稍微有点难理解,可跳过)

至此,这出表演在最精彩的时候戛然而止。

一颗黄豆大小的汗滴从蔡徐坤额角滑落,这才发现他的后背上有被汗打湿的痕迹——仿佛他真的是那位做了噩梦之后,陷入自我质疑的狄萨特医生。

一时间场内突然掌声雷动,蔡徐坤以他收放自如的表演征服了所有人。即便在场的评委们多这幕剧熟悉的很,可蔡徐坤依旧成功让他们入戏了。

评委们当场给了四个通过,然而最重要的主评委却迟迟没亮决定,他先问了蔡徐坤一个问题:“你现在感冒了吗?”

蔡徐坤被问得莫名其妙,不过他隐隐有点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摇了摇头,实话实说:“没有。”

主考官表情微微一变,“那真是太可惜了。”他面露遗憾之色,“我听得出来,你声带应当是动过手术。”
“尽管很残酷,可我不得不说,这对一个话剧演员而言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如果你的声音的气息和饱满度连两三个小时都坚持不住,我想这会让整部戏的效果大打折扣。你要知道,我们是没有后期的,而正式的演出大多都是这个时长。”
“因此,我的意见是——不通过。”

而主考官,拥有一票否决权。


蔡徐坤感觉自己如坠冰窟。有那么一瞬间,他又感觉到自己又回到了那座监狱里——好像他努力了这么久,从来没逃出来过。他还是活得那么黑暗,四周只有高墙、铁窗、镣铐,和上锁的门。

他愤怒、他委屈,情绪如同涨满河槽的洪水,突然崩开了堤口。他现在只想咆哮,用嘶吼来表达胸中的不平,把绝望痛苦里的不甘都释放。

可是他没有,他不能,他永远不会这么做。蔡徐坤只能让人满意。自我调节与表情控制是他最拿手的,因此他只是沉默了两三秒,就鞠躬行礼,规规矩矩地说谢谢老师指教。

只不过,怀疑、否定、困惑、摇摆、犹疑、争先恐后地往上涌。蔡徐坤很想问问自己,是不是该认命了?

是不是不应该从废墟中挣扎地救活那丝对未来的期待?东山再起、从头再来,是不是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是不是就应该和梦想一起,在二十三岁死掉?

蔡徐坤已经准备转身往回走了,而那时候几位导师仍不断在耳语交换意见。等到他即将走下舞台的时候,刚才那位考官叫住了他。

“其实还有机会。”
“如果你不介意只当配角的话,这个通过依旧属于你。”
“不管怎样,你都是个优秀的演员。”

抓住每一个机会是蔡徐坤的本能。因此他答应了。
他回到位子给王子异发了一个V的表情,表示一切顺利。紧接着就收好东西准备去签合同,没成想在过道里被一只手给拦住了。

“大歌星,前途无量啊。”
“我是潘南星,以后就是同事了。”

蔡徐坤盯着他的眼睛,但判断不出善意还是挑衅来,迟疑一秒钟后,他握上了潘南星的手。


刚出剧院门口他就接到了周锐的电话,他向来报喜不报忧。

演技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欢快活泼的语气信誓旦旦的保证,饶是周锐与他相交十年也没看出不对劲的端倪来。

可是他真的好累好累啊。

他感觉心脏仿佛被戳穿一个洞,疲倦感铺天盖地涌入。他一个人在无边孤寂的夜里追逐那点天光的时间已经太久,他远没有旁人刻画的那样野心勃勃无所不能,很多时候他很想找个港湾去歇一歇靠一靠。

蔡徐坤点开了微信。

“子异,可以奖励我一碗红豆沙吗?”


TBC.

感觉再不发会被胖揍orz

到这没了,作业有点多,所以说明天再见。

预祝六一快乐@所有读者

【异坤】问鼎8

 [八]




等到蔡徐坤从王子异家出来的时候,已经近十一点了。


王子异本想亲自送蔡徐坤回去,可蔡徐坤哪能答应。双方最后王子异提出让司机送,盛情难却,蔡徐坤应了,但不让王子异再下楼相送。


蔡徐坤一个人在车库口站定,思绪却开始神游,这顿饭吃的可以说是真充实。


充实两字绝不仅仅是指美食对胃的填充——他看到了披头士乐队的签名专辑——是从保险柜中取出来的;更为重要的是,他收到了大型综艺《逐梦影视圈》的邀请,这将是他转型之路的开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气血翻涌,激动而澎湃的心情像是自己当年第一部专辑发行前夜。


没办法,三年多近四年,他等得太久也太苦了。




蔡徐坤忍不住想给周锐拨个电话,手都放进口袋里了,就看见那辆宾利开着大灯从一侧驶到他身边停下,车窗降了一半。

“是蔡徐坤蔡先生吗?”


蔡徐坤不知道的是,王子异请的司机并不是一般的司机,地位不一般。司机老陈是王子异他爸当县委书记时就配的司机,跟着王家二十多年,身份也水涨船高。若是用旧社会的话来讲,算得上半个家仆,王子异几乎就是他看着长大的。知道这点内幕的,有时候见他去接王子异,碰面都给他递根烟,叫陈叔。


此刻蔡徐坤看来,开车的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其貌不扬但也和善的大叔,不过出乎意料的话多。虽然话多,但不讨人嫌。一路上与蔡徐坤侃天侃地,不仅幽默风趣,还都有这么几分道理,蔡徐坤对他不吝好感。


临了临了蔡徐坤准备下车,告别了,突然听见那陈叔说,“小蔡啊,你跟子异关系挺好的吧?自从他搬出来住,还是第一次带人回来呢。以后常来玩啊!”


蔡徐坤心里有点讶异,结合刚才在他家里王子异的一些态度,突然发觉他在王子异心中的地位比他所设想的要高不少。回答的时候嘴角不由自主地挂了丝笑,一句客套话都带了点笃定的诚意:“一定,一定哈。”




目送老陈拐上了大马路,蔡徐坤边往楼上走边给周锐拨了个电话,态度顿时一变,语气带了点臭屁的得意。

“锐姐,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瞒着我啊?”


周锐心虚,他确实有事瞒着蔡徐坤。再加上这个点实在不像是一般人打电话的点,导致他听见蔡徐坤这所谓打趣的声音,却当是兴师问罪来了。他心里一个咯噔,回道:

“没没没坤哥我没瞒你,我不就是脱了个单嘛。这点事我瞒你干啥,这不是看着时候晚了想着明儿个再见面给您说嘛。”


蔡徐坤没想到突然爆出来这么大个猛料,他知道周锐的性向,深知他不对此一定慎而又慎。因此顾不上分享他接了个综艺的事,紧追猛赶逼着周锐坦白从宽,姓甚名谁哪里人士年龄几许打哪认识,一个都不能少。


周锐一开始也没想瞒他,就是不知道从哪开始说,毕竟蔡徐坤可能压根不认识韩沐伯这人。就跟挤牙膏似的一问一答,把话唠清楚了。


“姓名。”

“韩沐伯。”

“年龄。”

“26。”

“还行,不中年不油腻,待会儿发个照片来。在哪认识的?”

“认识的话,是在学校室内乐团,他拉大提琴。一开始我也没动歪心思,后来在gay吧里遇见了,也就心照不宣了。”

“人怎么样?对你好吗?”


周锐像被按了开关一样,一下子滔滔不绝起来:

“啊呀,这不废话嘛,不然我还能从了他?我给你讲,就那回Jim生日趴我一激动喝吐了,吐他一身也没嫌弃,反倒送我回家,还熬夜煮了小米粥,说是养胃。”

“后来他每天早上坚持送粥送早餐,哪怕他当时已经毕业了,我们俩之间足足有半小时车程诶!”

“平常出门会带防晒带纸巾带创可贴,可他室友给我吐槽他平常多不拘小节,说他认识我前后就是两个人。”


……


“昨天昨天就昨天!我能记一辈子!我们俩刚搬到一起,我在浴室洗澡来着,突然他进来了,低头一笑然后抱住我深吻。我小鹿乱撞,因为坦诚相见还有点不好意思,就闭上眼睛,准备靠着墙享受这个吻。突然!我接近墙的后背上多了一只手,他把我搂他怀里了!这还不算完啊!他他他,他还特别温柔地说‘墙上凉,到我怀里来。’我的天哪!”

“我终于知道网上说的少女心爆棚是什么意思了,就是被丘比特射中后倒在爱情海里,激起来一片片粉红色的爱心泡沫啊!”


“……”


周锐眼下正处于热恋期,甜甜蜜蜜腻腻歪歪,讲起来男朋友的好一口气能举二十个例子。蔡徐坤被隔空投喂了好一大堆狗粮,等到周锐喘口气儿的机会才有机会问。


“他现在在国内还是国外,你俩不会异国恋吧?”

“没,他回国了,现在给他爸打下手呢。”

“那成,问了这么多,我听着还挺放心。你给家里人说了吗?”


周锐在那头一下子就蔫了,跟被人凌空浇了盆冷水似的,垂头丧气,“我哪敢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这些年一提到这事,就恨不能把我再打回娘胎重造。还是再缓缓吧,慢慢渗透。”


蔡徐坤了然,也不好多提,安慰两句后就把话题转了,说起来正事,“王子异有意邀我去《逐梦影视圈》,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借此转型不仅,有不少跟现在的一线演员切磋交流的机会,而且借此还能提高公众度和话题度,于是就答应了。”他顿了顿,“不过我真没想到王子异会知道我有意演戏这事,想来想去就知道是锐哥你帮的忙了。大恩不言谢,哪天把你男朋友带出来,请你俩搓一顿。”


周锐一听这话,为爱荡漾的春心又活泛起来,“嘿,这回你没谢错人,我跟你讲,功劳不止我一份,我家老韩才是头等功臣,要不是他给秦奋那边知会一声,咱还得等一阵子。”


蔡徐坤真是哭笑不得,他可算见识到爱情的魔力,一口应下来,“好好好,你俩一块请,等哥火了之后,人均千元,请你们吃龙虾。”

他这下知道了,原来加入《逐梦影视圈》并不只是王子异一个人的推动,这下使他稍放心了些,如若不然,他就欠王子异太多人情了。


周锐正事上从不掉链子,热恋不影响工作,“既然这样,我也就开始给你找些剧本看看,你有什么钟意的类型吗?”


“先从比较适合我、还原度高,难度也不大的来吧。过两天我就快毕业了,顺便问问冯老师的意见。”


“好,人艺剧院这两天快新招了,不管多忙你都得空去一趟啊,这事千万不能忘啊。”


“行啦锐老妈子,你就放心吧!”



TBC.


一个小小的过渡章,交代下沐已成周这对的进展程度和坤下一步的发展动向。


锐姐锐哥锐老妈子,这个坤坤有一点皮。


【异坤】煤老板与他的猫 (下)


黄色预警。
内容如题。

依旧是外链。

石墨:
https://shimo.im/docs/g7CVdaGXP0sc7FFa

微博:
https://m.weibo.cn/5661451527/4240834163895553

上篇戳这:
http://hualoukong.lofter.com/post/1f4e96ea_12ce808f

成人文学搞得我肾元亏空。
上下两篇加起来小万字。

大家体谅体谅,给点热度吧。
写的我脑壳疼,比长篇连载都脑壳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