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二十

【异坤】问鼎 11

[十一]

既然搭上了《逐梦影视圈》这条线,周锐就计划着让蔡徐坤试着接剧本。仔细算下来时间刚好,这边拍着电影,那边节目上线。如果成功的话,“演员 蔡徐坤”这个概念很快就能深入人们心底。

试镜通知的时间是上午十点,蔡徐坤和周锐八点半就见了面,一起去吃早餐。

自从周锐恋爱后,他俩还没见过面,一见面后,感觉确实有些不一样。只感觉周锐从内而发的一种安和感,就像春夏交接时最和煦的那阵风,把空气都渲染出温柔的样子——也许这就是恋爱的魔力。

周锐一直不是人们对gay的刻板印象,他大大咧咧、敢拼敢闯。如果不关注外形只评性格,甚至比一般的男生还要不拘小节。其实他没怎么变,但大大咧咧之中多了份细腻体贴,敢拼敢闯之后也懂得大局稳妥。

蔡徐坤把自己的发现给周锐说了,最后总结到,“原来谈恋爱还能让人长大,你都不抢我的虾饺了。”

周锐笑得几乎快趴在桌子上,却又无比赞同,表情十分嘚瑟,“那肯定的,受到的爱太多了,一定得播撒出去才行。”

还拍了拍蔡徐坤的肩,“坤妹啊,以后哥会把恋爱的感觉给你分享的,也稍微安慰一下你从未被爱情浇灌过的枯涸的心灵。”

“哪能这么说,难道我不可以谈恋爱吗?”

蔡徐坤有点艳羡看着好友与他爱人的亲密,不由自主地问出来这个问题。天知道他问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是王子异的脸。

周锐一下子正经起来,他盯着蔡徐坤的眼睛,看了好一阵,这才回答道:
“你当然可以恋爱,可是你要准许自己坠入爱河。注意一下啊,我用‘坠入’这个词不是没有道理的。”

蔡徐坤耸了耸肩晃了晃头,把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乱入都抛了出去,冲周锐点了点头:“行吧,你说得对。”


最后蔡徐坤九点四十到了面试的地点,他是第二个到的试镜演员。

头一个来的是当红男团4U的成员齐恒,蔡徐坤跟他没接触过,只是偶尔上网,看见他们的热搜一条条。草草打了个招呼就完事。

过了没三分钟,第三个人也来了,名叫徐浩,拍了有两三部电视剧,估计是准备要往影咖上面转。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最后一个试镜演员才姗姗来迟。几乎算得上是卡着点来的,不是别的人,正是潘南星。怪不得敢压着时间来,获了金峰奖再加上其父开道,算起来在影视圈的腕儿,比在做这三个加起来都大。

本来蔡徐坤还想着看看剧本好不好接适不适合,一看他来了,就知道自己这会八成只能陪跑凑热闹了。周锐虽然能给他找来这么个机会,但显然有其他人背景更深。

潘南星前脚刚到,后脚导演赵承华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员也来了。

赵承华本是知名演员,后来又转行做了导演,这是他第二部导演的电影,前一部《余生波澜》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因此他这部新作也有不少人盯着看。


这部剧名为《战线之内》的影片,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容氏家族在抗战时期中,上海滩隐秘战线内,国、共、日三方殊死较量的故事。是个双男主的大剧,据说哥哥容启东一角已被资方内定,剩下的四个人竞争的是弟弟容启明。

四个人拿到试镜的一小段讲的是容启明学成归国前,面对美国教授挽留,毫不动容、表露报国之心的一段。


蔡徐坤先是中规中矩地做了自我介绍,之后大概三五秒的空白后,他入戏了。

眼神中浮现出本不该属于少年的稳定沉着,双腿站稳,绷得很直,表情端正中带了急切。

“不,教授,你错了。我学习,仿佛永远不知疲倦地这样学习,为的并不是我自己,而是为了我的国家!我的国家需要我,当初求学也是因为一颗报国心,所以我必须回去!”

他面对并不存在的空气教授,试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态度逐渐平静,但神情愈发坚毅。他放缓了语速,一字一句地说:
“在这里的三年,我只感觉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够用,多希望能再多上二十四小时小时,让我能读到更多的书,学到更多的知识。教授,你知道,做学问不是个轻松的事情。是什么在支撑我?是我的国、是我的家。我们国家有一个词语,叫作‘饮水思源’。意思是说,做人不能忘本。”

他抬起头来目视前方,仿佛在直视面前的教授,眼眶湿润隐隐有水光。每一字都仿佛重若千斤,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我是中国人,我要回我的祖国。”


助理送蔡徐坤出了房间,没想到徐浩过来跟他搭话,“蔡先生是吗?我刚才在外面都看了,不得不说,演得真好。”
这话不是奉承,就这么几句词,从蔡徐坤嘴里说出来,就格外让人心潮澎湃。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只会唱歌呢。”

蔡徐坤心里有点高兴,毕竟同行的肯定不是这么好得的,但他依旧说到:“其实没你说的这么好,我演得有点过,最后那句话本来没必要泛泪光。赵导应该不会太满意。”

蔡徐坤给自己的这句评价没说错,但不是他拿捏不住,而是故意为之。

既然已经明确了陪跑的身份,就得演好陪跑的角色——展现足够的实力,也露出些无伤大雅的不足。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任何一个有实力的导演,都有自信能帮演员调整过来。

毕竟,若是他火候掌握得太完美,让人挑不出丁点错来,对于一个陪跑而言,这叫添堵,只能让导演不好做人,因此绝不会让人留下好印象。

失去这次机会,本该是应该有点不甘心。但这几年来,他早已失望了太多次。我说过,他一向善于自我调节。

毕竟这只是一次机会,还没关系。这才是刚开始,给导演给制片人给编剧们留一个好印象,才是要紧事——说不定什么时候,比如下一个机会,就会被想起来了。

何况又不是只有这一个机会,起码到手的《逐梦影视圈》还在等着他。这一次,他一定好好展现。 



蔡徐坤这么安慰着自己,出了楼走向停车场,外面有周锐在等他。

一上车就听见周锐就用八婆语气,佯装神秘的样子问他:“你知道那个内定的男一号是谁吗?”

蔡徐坤脑子里划过了半个娱乐圈,却也挑不出个人选来,“这我哪知道。”

“我就猜你不知道。”周锐继续神秘兮兮的,“你绝对想不到,是郑锐彬。”

蔡徐坤听见这名字心里咯噔一跳,不由自主地想起来那天晚上郑锐彬有点跛的走姿,心里不太自在,“内定又怎么了?”

“嘿,你这是不知道包他的是谁,胜达集团的胡胜啊!”

“胡胜又怎么了?”

周锐这才后知后觉,感觉到蔡徐坤的语气不太对,看得出他有点不高兴,兴致没了大半,“没怎么,就是……我听说,他喜欢在床上糟蹋人。”

蔡徐坤眸子一暗,低头说到,“你情我愿的事,不过是个交易罢了。”



蔡徐坤不知道,他这边刚走,王子异后头就到了。他是除了胜达集团之外第二大投资商,更是《战线之内》合作的传媒公司的负责人。

赵承华见到他来也没多想,只当他是来给自家艺人撑场子的,叫助理去泡了茶,这边忙说到:“南星发挥一如既往地稳定,你就放心吧。别的不说,这个金峰奖可是实打实的。”

王子异点点头,回了句是。然后一低头正好看见面试的名单,蔡徐坤仨字就进了他眼里。

他下意识就对赵承华说了句:“这个叫蔡徐坤的演员,有些实力。”

赵承华有点摸不着头脑,眉头一挑,他真没想到王子异来这一趟,居然替别人说话。

就听见王子异又加了句,“我听潘南星说,他也过人艺剧院的考核了,这想起来了,跟你说一句。”

赵承华点点头,顺着他话说,“那还真不错。”他回想起蔡徐坤的表演来,”他演得的确可圈可点的。”

王子异正低头喝茶,在赵承华看不见的杯子后面,眼睛唇角,都是微笑的模样。


TBC.



我对不起彬彬。

真的抱歉orzzzz,ooc都是我的,不属于所有崽子。

有读者有点疑惑,感觉会跟《伪装者》重了。
为避免矛盾,我稍微再说一句。
用这个剧本的灵感来源是综艺《演员的诞生》中,两个兄弟的一段打戏,这个后文会用到(来着作者的剧透),因此就用了用这个设定。
咨询过看过这剧的同学,他的观点是哪怕是设定也完全不一样,撞到的梗诸如“抗战、上海滩、兄弟”都是抗战剧里常见的,没什么必要修改。

以上。
peace&love

评论(1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