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二十

【异坤】问鼎8

 [八]




等到蔡徐坤从王子异家出来的时候,已经近十一点了。


王子异本想亲自送蔡徐坤回去,可蔡徐坤哪能答应。双方最后王子异提出让司机送,盛情难却,蔡徐坤应了,但不让王子异再下楼相送。


蔡徐坤一个人在车库口站定,思绪却开始神游,这顿饭吃的可以说是真充实。


充实两字绝不仅仅是指美食对胃的填充——他看到了披头士乐队的签名专辑——是从保险柜中取出来的;更为重要的是,他收到了大型综艺《逐梦影视圈》的邀请,这将是他转型之路的开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气血翻涌,激动而澎湃的心情像是自己当年第一部专辑发行前夜。


没办法,三年多近四年,他等得太久也太苦了。




蔡徐坤忍不住想给周锐拨个电话,手都放进口袋里了,就看见那辆宾利开着大灯从一侧驶到他身边停下,车窗降了一半。

“是蔡徐坤蔡先生吗?”


蔡徐坤不知道的是,王子异请的司机并不是一般的司机,地位不一般。司机老陈是王子异他爸当县委书记时就配的司机,跟着王家二十多年,身份也水涨船高。若是用旧社会的话来讲,算得上半个家仆,王子异几乎就是他看着长大的。知道这点内幕的,有时候见他去接王子异,碰面都给他递根烟,叫陈叔。


此刻蔡徐坤看来,开车的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其貌不扬但也和善的大叔,不过出乎意料的话多。虽然话多,但不讨人嫌。一路上与蔡徐坤侃天侃地,不仅幽默风趣,还都有这么几分道理,蔡徐坤对他不吝好感。


临了临了蔡徐坤准备下车,告别了,突然听见那陈叔说,“小蔡啊,你跟子异关系挺好的吧?自从他搬出来住,还是第一次带人回来呢。以后常来玩啊!”


蔡徐坤心里有点讶异,结合刚才在他家里王子异的一些态度,突然发觉他在王子异心中的地位比他所设想的要高不少。回答的时候嘴角不由自主地挂了丝笑,一句客套话都带了点笃定的诚意:“一定,一定哈。”




目送老陈拐上了大马路,蔡徐坤边往楼上走边给周锐拨了个电话,态度顿时一变,语气带了点臭屁的得意。

“锐姐,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瞒着我啊?”


周锐心虚,他确实有事瞒着蔡徐坤。再加上这个点实在不像是一般人打电话的点,导致他听见蔡徐坤这所谓打趣的声音,却当是兴师问罪来了。他心里一个咯噔,回道:

“没没没坤哥我没瞒你,我不就是脱了个单嘛。这点事我瞒你干啥,这不是看着时候晚了想着明儿个再见面给您说嘛。”


蔡徐坤没想到突然爆出来这么大个猛料,他知道周锐的性向,深知他不对此一定慎而又慎。因此顾不上分享他接了个综艺的事,紧追猛赶逼着周锐坦白从宽,姓甚名谁哪里人士年龄几许打哪认识,一个都不能少。


周锐一开始也没想瞒他,就是不知道从哪开始说,毕竟蔡徐坤可能压根不认识韩沐伯这人。就跟挤牙膏似的一问一答,把话唠清楚了。


“姓名。”

“韩沐伯。”

“年龄。”

“26。”

“还行,不中年不油腻,待会儿发个照片来。在哪认识的?”

“认识的话,是在学校室内乐团,他拉大提琴。一开始我也没动歪心思,后来在gay吧里遇见了,也就心照不宣了。”

“人怎么样?对你好吗?”


周锐像被按了开关一样,一下子滔滔不绝起来:

“啊呀,这不废话嘛,不然我还能从了他?我给你讲,就那回Jim生日趴我一激动喝吐了,吐他一身也没嫌弃,反倒送我回家,还熬夜煮了小米粥,说是养胃。”

“后来他每天早上坚持送粥送早餐,哪怕他当时已经毕业了,我们俩之间足足有半小时车程诶!”

“平常出门会带防晒带纸巾带创可贴,可他室友给我吐槽他平常多不拘小节,说他认识我前后就是两个人。”


……


“昨天昨天就昨天!我能记一辈子!我们俩刚搬到一起,我在浴室洗澡来着,突然他进来了,低头一笑然后抱住我深吻。我小鹿乱撞,因为坦诚相见还有点不好意思,就闭上眼睛,准备靠着墙享受这个吻。突然!我接近墙的后背上多了一只手,他把我搂他怀里了!这还不算完啊!他他他,他还特别温柔地说‘墙上凉,到我怀里来。’我的天哪!”

“我终于知道网上说的少女心爆棚是什么意思了,就是被丘比特射中后倒在爱情海里,激起来一片片粉红色的爱心泡沫啊!”


“……”


周锐眼下正处于热恋期,甜甜蜜蜜腻腻歪歪,讲起来男朋友的好一口气能举二十个例子。蔡徐坤被隔空投喂了好一大堆狗粮,等到周锐喘口气儿的机会才有机会问。


“他现在在国内还是国外,你俩不会异国恋吧?”

“没,他回国了,现在给他爸打下手呢。”

“那成,问了这么多,我听着还挺放心。你给家里人说了吗?”


周锐在那头一下子就蔫了,跟被人凌空浇了盆冷水似的,垂头丧气,“我哪敢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这些年一提到这事,就恨不能把我再打回娘胎重造。还是再缓缓吧,慢慢渗透。”


蔡徐坤了然,也不好多提,安慰两句后就把话题转了,说起来正事,“王子异有意邀我去《逐梦影视圈》,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借此转型不仅,有不少跟现在的一线演员切磋交流的机会,而且借此还能提高公众度和话题度,于是就答应了。”他顿了顿,“不过我真没想到王子异会知道我有意演戏这事,想来想去就知道是锐哥你帮的忙了。大恩不言谢,哪天把你男朋友带出来,请你俩搓一顿。”


周锐一听这话,为爱荡漾的春心又活泛起来,“嘿,这回你没谢错人,我跟你讲,功劳不止我一份,我家老韩才是头等功臣,要不是他给秦奋那边知会一声,咱还得等一阵子。”


蔡徐坤真是哭笑不得,他可算见识到爱情的魔力,一口应下来,“好好好,你俩一块请,等哥火了之后,人均千元,请你们吃龙虾。”

他这下知道了,原来加入《逐梦影视圈》并不只是王子异一个人的推动,这下使他稍放心了些,如若不然,他就欠王子异太多人情了。


周锐正事上从不掉链子,热恋不影响工作,“既然这样,我也就开始给你找些剧本看看,你有什么钟意的类型吗?”


“先从比较适合我、还原度高,难度也不大的来吧。过两天我就快毕业了,顺便问问冯老师的意见。”


“好,人艺剧院这两天快新招了,不管多忙你都得空去一趟啊,这事千万不能忘啊。”


“行啦锐老妈子,你就放心吧!”



TBC.


一个小小的过渡章,交代下沐已成周这对的进展程度和坤下一步的发展动向。


锐姐锐哥锐老妈子,这个坤坤有一点皮。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