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二十

【异坤】问鼎 7

[七]

蔡徐坤跟着王子异踏上了电梯,并肩而立等电梯的时候,蔡徐坤心里才涌上来一种微妙的感觉。

他不是没去过其他人家里做客,但是不一样。不是跟周锐吆天喝地拎着烤串啤酒那种没羞没躁的闹,也不是跟黄明昊拎着零食抱着游戏机按键盘的同时听他热热闹闹地讲。是的,他跟王子异一路上都很安静,但绝没有尴尬或者是疏离感。

蔡徐坤跟着他刷指纹,等着他拉开门,进门后随手挂到玄关的衣架上,这种熟悉感,仿佛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王子异的住所是套近二百平的大跃层,通透的落地窗,采光极好。即便装修是典型的现代风格,整体色调以灰色为主打,佐以黑白。但绝不会让人觉得沉闷,反而认为温柔。

整套房子设计感十足,看得出来主人是废了功夫的。面与线与点的结合,凸显简洁大气。地面以石材与木质地板的拼装,避免单一与苍白,也更显立体感与层次感。吊顶也有讲究,区别传统的花边隔断,顶面的斜边造型处理,使空间更具延伸感。深褐色走边配上咖啡色饰面,稳重大气之余,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舒心。总而言之,简约、明快,质感优良。

不得不说,这太对他胃口了。

王子异领着蔡徐坤来到餐桌旁的一堵墙,走近了才知道是一面内嵌式的壁柜,正中间是幅浮雕画,四周分了若干个小格,里面立满了唱片。看得出来主人收藏的十分用心,尽管磁带唱片CD唱片还有黑胶唱片一应俱全,但都依照风格或者颜色错落有致地立着。每张之间甚至有硬纸板,配合书靠,将各个唱片固定在竖直的状态。

“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挑几张?”王子异侧着头问蔡徐坤,“唱片机在电视旁边。”说着竟从旁边的抽屉里翻出件围裙来,有点羞赧地耸了耸肩“我得失陪一小段时间了。 ”

蔡徐坤有点难以置信,他真没想到王子异会亲自下厨,脑海中顿时回想起那句“我出门前正好煲了汤”来。他本以为“我”对应的是“出门”,熬红豆沙的另有其人,现在看来,显然是他想错了。

厨房是开放式的,与餐厅隔着并不远,蔡徐坤一侧身就能看见王子异。他耐不住好奇心,没在选歌上多做停留,挑了两张舒缓的室内乐,洗净手后直接用唱片机放上了。然后倚在橱柜旁的高脚凳上,假装低头看手机。实际上正偏着头朝向王子异的方向。

他看着王子异洗净了手,在净水器旁接了水烧。没一会儿,王子异端出来热气腾腾的一杯,“这是炒过的薏仁,可以泡水喝,不过现在还有点烫。”他接着解释道,“这是我比较习惯的饮品,先试试好吗?如果不习惯的话,还有其他的茶叶。”

蔡徐坤急忙谢过,又看着王子异回到了厨房收拾食材。

厨房打理的十分干净,但并不缺烟火气,餐具厨具各类电器一应俱全。不像蔡徐坤自己的家里,常年冷锅冷灶,只有简单的锅碗瓢盆,顶多偶尔在点不到外卖的夜里,煮个挂面来垫肚子。

此时的王子异腰上系着围裙、手里拎着菜刀的样子,再配上烧水的咕嘟咕嘟与切菜的叮叮当当,这一切都让他觉得特别居家。家这个温暖的字眼,把久违的温情缓缓灌注到蔡徐坤的心里,像手里的薏仁水一样,暖烘烘的。

王子异动作很快,短短半个钟头,三道菜就上了桌——芹菜炒牛肉、糖醋丸子、金沙土豆丝。

菜品都是普通的家常菜,可摆出来的效果却着实养眼。绿红黄三色的菜,分量不多,都整整齐齐地摆在月白色碧纹手工瓷盘里;配套的小瓷碗还滚着荷叶边,里面盛着多半碗陈皮冰糖红豆沙,正冒着热气;碗旁边还有个小碟,垒着两小段酸甜爽口的脆萝卜条。

色泽、餐具、灯光、氛围,精致到说是星级酒店也不为过。

新鲜的芹菜混在卤好的牛肉片中,大概是只取了最嫩的芽,娇鲜幼绿,有种很淡的、招人喜欢的香气。蔡徐坤最喜欢这道菜,于是他先向这盘伸出了筷子。只一口,就喜欢上了。

芹菜与香菜,茴香什么的比起来,香气要优雅迷人得多。跟牛肉一搭,不仅突出了香味,更是把清脆可口这一特征发挥到了极致。卤牛肉片才是真绝味——嫩,柔和,有弹性,油汪汪肉汁带着令人难忘的反光。口感绝佳,多汁不柴还有嚼劲。蔡徐坤高兴地夸出了声,“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牛肉!”

“牛肉是早就卤好的,我为了省时间就直接用了,能喜欢真的是再好不过了。”王子异笑着看蔡徐坤大快朵颐,“我还有几块,帮你带上?还用我写个配料表吗?”

“那怎么好意思呀。”蔡徐坤不好意思这么麻烦别人,但又不确定王子异那边的想法,于是紧接着又依次挑了金沙土豆丝和糖醋丸子放进嘴里都尝了尝。

土豆丝切出的粗细刚刚好,看得出烹饪的人刀功熟稔,粗细匀称。油炸的土豆丝,外裹了一层咸蛋黄。油温大概是恰到好处,色泽金黄、脆香可口。糖醋丸子也是美味异常,鲜嫩的肉丸富有弹性,与酸甜比适度的糖醋酱简直是天作之合,甜香驻留在唇舌间,回味十足。红豆沙也不一般,甜懦的红豆泥,带着陈皮独特浓郁的自然香。蔡徐坤本是南方人,按理说对红豆沙不算陌生,但多年异乡为客,对于红豆沙,只能埋进回忆里。这大半碗红豆沙,虽然是最传统的搭配,但煮出来的是最令人回味的味道,不仅暖了他的胃,更甜了他的心。

看似简简单单一桌子菜,竟然每一个细节都用了心。

蔡徐坤停了停吃饭的动作,“三少没去当厨师而是做老总,真的整个是料理界的不幸啊。”他有些感慨,“我本来以为三少会是那种不会做饭的人呢,这次真的是刮目相看了。”

蔡徐坤低头看着半空的盘子,没有看王子异的眼睛,问道:“都说君子远庖厨,三少厨艺这么好,是为了什么特意学过吗?”

“有研究过。”王子异没想到蔡徐坤会问这个,但还是认认真真地答了,“能吃到的人要么是亲人,要么是挚友,既然是给在乎的人,当然要最好的。”
他看着蔡徐坤,谨慎又大胆地说出来下面的话。

“其实我一直想说,蔡先生一直执着于称我‘三少’,让我总感觉有些生分。生意伙伴才这么客气,但我跟蔡先生不该是这样。”

蔡徐坤抬头看着王子异,没由来地想笑。王子异身上,或许有什么神秘力量吧。他对上面前人睁得溜圆的双眼,那可真是双漂亮的眼睛,闪着光带着笑,温暖的鼓励蕴在中央。
它引诱着蔡徐坤,说出来。

“子异,你私下也不要称我’蔡先生‘了,叫我坤坤吧。”

TBC.

我小时候在迪士尼的某部动画电影里看到过一句话,“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得抓住他的胃。”至今记忆犹新。

丸子的追夫之路就是这么开始的!我也不得不化身美食po主。

那啥……希望大家保佑我期中顺利。

转赞荐评给我力量吧!

评论(18)

热度(79)

  1. MelodyStream画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