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二十

【异坤】问鼎 4

[四]

蔡徐坤感觉自己在床上好像躺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因为当他醒来的时候,腰酸背痛,腿和胳膊要么不是自己的,要么就是被卸下来重装了一遍。这还不算完,他脑子也是晕晕乎乎,像是里面被灌了水银,哪怕他躺在床上,头也沉得抬不起来。

他想张嘴说句话,又被舌尖上的痛感袭击了。幸而这点痛感也帮他唤起来了意识,他想起来了晕倒前最后一幕是走廊上遇到了王子异,至于为什么在这,怎么逃脱的,却是一片空白。

蔡徐坤没逼迫自己非得想起来,他出了一身汗,浑身上下黏黏糊糊的,当务之急就是去冲个澡。等他穿着浴袍找自己衣服的时候,才注意到床头柜上的字条。

蔡徐坤有点难以置信,他这是遇见太子爷施恩了?不过不管怎样,这份天大的人情砸头上了,蔡徐坤还是很心领的。不过怎么回馈这份恩情却是个问题——若是当面致谢,就王子异的身份,保不齐会有人背后诟病,说他顺杆爬抱大腿;若是送礼,可是他自己有的,王子异能缺什么?思来想去的,却没个好法子。

蔡徐坤想了想,给周锐去了个电话。一方面是打听一下王子异有什么喜欢的玩意,好备个礼物;另一方面是给周锐说说他这回遇到的麻烦事。

简单说明了情况后,在周锐长达十五分钟的无限逼问下,以一问三不知告终。不是他不想说,关于王子异为什么在那里,为什么出手相援,为什么还特意留了纸条……这些问题蔡徐坤自己也搞不清楚。

最后,周锐没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不过蔡徐坤目的达到,成功把当面答谢王子异这个烫手山芋交出去了。周锐跟王子异也算旧识,这次拜托他想来也不突兀。

他再次走到床头柜跟前,准备给前台打电话把衣服取回来。被告知他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不过给他赔了一身新装,还是尽量复原了他原本那套的风格。

这时候,刚才被忽视的两小包枸杞现在吸引了他的视线,蔡徐坤又想起来第一次见王子异的时候,他歉意的手势以及下意识把椅子摆正的行为,心里一下子就五味杂陈了起来。


他其实对这些太子爷们一向是唯恐避之不及。不是说对他们有什么偏见,不过很客观而言,这些人大多存在的共同之处——排外、傲慢、不顾及他人感受、表面好相处背后看不起人……蔡徐坤一向注重细节,很明显这些事情不是他能忍受的。

原来大红大紫的时候,常被特地请去唱歌助兴,尽管很多人艳羡不已求之不得。可对于蔡徐坤而言,与人战战兢兢地相处本身就是个苦差事,万一哪一次什么方面不周到——他就是个没权没势的小人物,那些人不是他能开罪或是能拒绝的。有些苦头,吃过一次就该够记住一辈子。

看不惯就不来往,真是与人相处的至理名言。但是很多时候受限于生计、受限于名声、受限于感情……这样那样的原因,让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么洒脱。

不过王子异跟那些“太子爷”们好像不一样。

蔡徐坤撕开一包枸杞往茶杯里倒的时候,又悄悄地把对王子异的好感度提了几分。

脚下的伤即便隔着绷带,踩在地板上还是会有痛感。蔡徐坤端着茶杯接开水——枸杞应该是有补血的功效对吧?


周锐是个行动派,在蔡徐坤这通电话打完,他打探消息、思考策略、权衡利弊……连续动脑一个半小时之后,他给王子异打了个电话,当下去了业鸣的办公楼,临到达之前在蔡徐坤家里拐了个弯。

他备了两份礼,一份是Columbia的白色LABEL试音版黑胶唱片*,这是蔡徐坤的私藏。是蔡徐坤知道王子异对唱片的喜爱后,一咬牙,委托他送来的谢礼。另一份是一个小U盘,这是周锐的私藏,至于里面是什么东西,现阶段还是个秘密。

前台的小姑娘处在娱乐公司,说起来,靓男美女天天见的真是不少,见到周锐还是不由自主眼睛一亮——雌雄莫辨,妩媚风流。往这个方向打扮的人不少,可周锐绝对是其中登峰造极的人物。

从前台通报过名字之后,不出意料的被放行了。周锐直直上了电梯到顶层,进了王子异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有什么外人,只有王子异和他的助理小许。这一趟说白了其实还是私事,只不过王子异恰巧在公司,这会面就安排到了公司里。

国际惯例,两人先来几句客套的无关痛痒的寒暄。周锐简单表示了此行的来意之后,表达了蔡徐坤和他对王子异的无限感激——这话不是客套话,王子异这一帮,不仅护了蔡徐坤的清白,使他免遭玷污荼毒,更是保了蔡徐坤的前程,使他还能不受要挟地直起腰杆立足这这娱乐圈。

并替代蔡徐坤把LP转赠给王子异。

王子异对这个礼物显然也是很喜欢,他是个识货的,这可是七十年代最好的LABEL,首批母盘,他一直没能收到的佳品。

他本意是想收下的,但因为知道这盘黑胶的价值,心里反而更不好意思收下了。毕竟,这对于任何一个热爱音乐、热爱黑胶的人而言,都是心头肉掌中宝,王子异不愿意夺人所爱。更何况他不觉得自己做了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这对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

于是周锐就听见王子异说,“这没什么好谢的,何况那是秦奋哥的产业,出了这种问题,整改清理都是应该做的。”说着还递回给周锐,“麻烦锐哥物归原主吧。”

周锐却没有去接,他特意做出一份不高兴的样子,“三少这么说话就太不够意思了,这是坤儿的一片谢意。你口中的分内之事,对他而言不亚于救命之恩,他还让我转达说,要是万一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气。”

周锐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要是连这点儿东西也不收,要么三少是看不起我们,要么三少就是另有所图了。”

王子异没想到周锐会这么说,开口解释道,“不是这样的。”他抿了抿唇,干脆说出了实情,“我四年前,很喜欢蔡先生的歌。”

周锐听了这话,眉毛一挑,一下子笑的特别狡黠,“蔡徐坤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既然这样,我也有一份谢礼想给三少。”他从包内取出一个信封,放到王子异的办公桌上。

王子异拿起来,隔着信封捏了捏,给周锐抛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一个U盘而已,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周锐想了想,还是嘱咐道,“独家典藏,三少要是有兴趣,还是回家再看吧。”

最主要的事已经谈完,两个人又闲话了几句时政要闻、股票行情、国际局势等等男人之间跑不开的话题。当然,周锐还旁敲侧击了一下业鸣近期规划。在开始晚饭前,周锐道别离开了。


刚离开业鸣的大楼,周锐回想着跟王子异的对话,满意地哼了两句歌。他打听的没错——王子异的性格不比他哥那种的强硬派,反倒是出了名的和善,

掏出手机来,前几条推送就是韩沐伯的微信留言。

“秦奋那边我打好招呼了,他同意留个名额。”

“蔡徐坤公司那边行得通吗?”

周锐喜上眉梢,得意地吹了个口哨。然后发了两条语音过去:

“晚上这顿饭钱我得帮你出了。”

“就城北漱玉坊了啊,收到请回复。”

京城这地界,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公子哥儿们都是门前门后街头巷尾的熟面孔,谁想给谁说句话,谁想找谁办点事。只要不是看不惯眼的死对头,拐个两三个弯儿介绍两句,准能成了。

韩沐伯是秦奋发小,也是周锐在国外勾搭上的小伙伴。


注:

Columbia的白色LABEL试音版黑胶唱片:

*这是一种只供电台或者公众广播所用的版本,一般出现在70年代的录音,因为当时已不再使用6眼LABEL,所以这是该厂牌70年代最好的LABEL,肯定是黑胶母盘首批压片出产,数量稀少,某些行家连见都没见过,绝对是收藏首选。

——来自搜狗百科



TBC.

大厂第一NPC要发挥应有作用了。这次U盘里的内容不太好猜,无奖不竞猜了。

迟来的更新,大家海涵。

沐已成周,大家想让他们上线吗?

评论(7)

热度(82)

  1. MelodyStream画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
    希望博主多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