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二十

【异坤】问鼎 番外1

「1」

那是在四年前,蔡徐坤的第一场演唱会。

那个时候娱乐圈连个门槛都没摸到,蔡徐坤是第一个新生代偶像。纯情又躁动的少男少女们,用热情将他推到了巅峰之上。一票难求。

彼时的王子异也不过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像大多数这个年龄的孩子一样,对舞台,对音乐,对一切闪闪发光的存在,内心深处多少都含着份渴望与悸动。同样对于大多数而言,这是份从未宣之于口的梦想。

在成年的线上摇摆——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年龄。哪怕法律上可能已经被判定为成年人,可不成立也不知命。实际上他们从未走出过象牙塔。可尽管如此,这个社会的残酷与无趣,也已在他们面前露出了端倪。

那还是个冬天,灰蒙蒙的雾,阴沉沉的霾,刮着刀子的风。天气改变不了什么,人们还是得为了生活而出门奔波的。

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他们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日复一日地走过寒风凛冽的街,再挤入人山人海的地铁。

一个会踏入死气沉沉的办公室,干上一整天冗杂无聊的工作,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在一个冰冷的屏幕前麻木的敲击,用加班来耗尽自己最后的几分精力,等到零点的钟敲响,就倒到床上去……

另一个会坐到紧张兮兮的课桌边,写上一整天各科各类的习题,再抱着沉重的书包回到家中,在摊开的作业本前面花掉今天剩下的时间,最后……躺在床上,一夜无梦。

第二天,这一切又将周而复始。

在路上,没踏入社会的准成年人和踏入社会的成年人偶尔会对视。前者愈发感到生活的可怖,后者有一份辛酸的认清。旁边的嘻嘻哈哈只属于孩子们,显然他们已经脱离了这个范畴。

冬天让一切都死气沉沉的。

这就是生活最本质的面貌——不过是艰辛、苦涩,但人们还是得去忍耐。这份忍耐不仅是为了生活,也是为了那生活中点滴的、片刻的幸福。

有一些人,把幸福寄托在了“梦想”的幻影上。他们会为此而付出着、奋斗着——为那些真正抵达了自己想去的终点的人,为那些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事业,并依靠坚持与努力而取得成果的人。“追星”这个词,也正因此而诞生。

一场演唱会带来的幸福,让整个乏味的冬天都不一样。对无趣生活缺失的热情,变成了盛放爱的容器。


王子异坐在内场的最佳位置,旁边的嘈杂尖叫都与他无关,哪怕他一向喜静,也没有因此感到不耐烦。此时此刻,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舞台中央的那个人上——蔡徐坤。

他双手持着话筒,向前倾身。光线从侧面打来,额头、眉骨、鼻梁、鼻尖、唇峰,下颌线……像刀锋一般,依次从明暗交界线上浮现出来。像云破天青处的日光,像波光潋滟下的白石,好像整个世界的光,是自他蔓延开来的。王子异近乎虔诚地注视着舞台上的人,一种不知名的冲动倾泻到他脑海里,他蓦然想起来村上春树书里说的那句话——“美丽的摧枯拉朽”,这句话终于有了具象形。

音乐本身就有一种魔力,演唱会像是它的祭坛。

当千万人的目光汇聚于一点,当千万人齐声高歌一曲,当千万人一同手臂,你能感受到空气中灼热的温度,能感受到血液里奔涌的激情。



随着蔡徐坤的动作,会场的灯一盏盏暗了下来。四周开始亮起金色的灯光,向中央汇聚。当千万盏灯同时亮起来的时候,就是一片美丽的金色星海——这一片海,因一人而闪烁。

在音乐响起之前,星海的中的每颗星,都是是自由的,繁星点点,肆意活泼,有种凌乱的美感。但当音乐响起之后,星海里的每颗星都有了节奏,有了韵律。星光随音符共摇摆,身体与心灵同高歌。

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早已迷失了自己,整个人被浪漫的情怀淹没,因为信仰而感动——原来为一个人,亮起一片星海,会是这样的感觉。

在这种震撼面前,所有的情绪失去了原本的色彩,喜怒哀乐丧失了本来的意义——像是铅笔画在废纸上的涂鸦,一丢,就进了垃圾桶里。

人群、星海、音乐、黑夜撑起来了情绪宣泄的框架。里面的人能释放的不仅仅是爱,悲伤、脆弱、激动……歌曲给了人表达的背景,星海给予人怀抱与温情。

呐喊与尖叫不过是本能,泪水是合情合理的情难自禁。

此刻的蔡徐坤仿佛是世界的王者——他用一首歌,征服了全世界。

“如果我也可以就好了。”



有一个瞬间,王子异垂下了眼眸。

可是他不能。

尽管父亲和兄长们一向豁达宽容,可对于王子异的这个愿望,他们不约而同地拿出来了坚决否定的态度。

王子异知道原因,他不是没有勇气扛住外界的声音,只是不想让最亲近的人因他而担心或痛心。

他从没让家人们失望过,于是再也不提。

他只是悄悄地,把还没发芽的梦想,连同证书和车票一同锁进了箱子里。

王子异第一次听到万人合唱,不是慷慨激昂,不是气吞山河,而是一种深情。

他被柔情所包裹,在汪温柔湖里,感受最和煦的风。

泪水逐渐聚集,漾满了他的眼眶。

视线逐渐模糊,思绪逐渐缥缈。这时候,他听见台上人纵情高唱。

“Dream it possible.”



寒风里,抱着大衣的、提着书包的、扛着相机的、举着手机看着导航的……他们或乘飞机,或乘火车,或乘地铁,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黑夜里拼死狂奔,经历几个或者十几个小时,只为同一个目的地。

他们或许被岁月打磨掉了棱角,可此时,他们仍在追逐梦想的路上。

回忆从前,眺望将来,并最终找到积极向上的能量。

蔡徐坤不知道。

在千千万万陪他一起流泪的人里面,有一个叫王子异的人。

他在一个夜晚,把锁死的梦想取出来,寄托在一个名叫蔡徐坤的人身上。



TBC.

这是一篇很长的作者的话。

还是没能赶到零点前,有一点点小遗憾。
番外不一定是非得完结之后的内容才可以是吧?

这一篇主要交代了子异对坤坤最初的感觉,不过跟正文剧情内容关系不大,于是就放在番外里了。

今天(其实是昨天了)微博上的限定18个月的爱情看的难受,于是加了点步伐,把这一小段赶出来了。快期中考试了,有一点点忙……

还有一件事。可能大家也看出来了,虽然是老板与明星的设定,但并不是用的多的金主包养型。预警的是私设万千,但我仍尽最大努力的还原两个人本来的性格。为了保证两个人的平等,不存在强与弱的对比,我还用了迷弟这个设定,来尽量消除老板身份的天然强势。

于是这两天在改大纲,最初的想法有一点太突兀和刻意了。(所以开车又要后延了)
子异如何转变从欣赏与佩服的人突破到可以相爱相恋的人,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如果bro们对剧情以及人设方面有什么不能接受的雷点或者是想看到的情景都可以私信告诉我。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对这篇文满意。

谢谢大家对问鼎的支持!

评论(10)

热度(82)

  1. MelodyStream画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