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二十

【异坤】问鼎 3

[三]

王子异平时就是一张冷峻的面孔,此时嘴角一拉眉一攒,脸色更阴沉得吓人。他旁边的秦奋表情也不好看,明显压了分怒火。这下,不仅旁边随行的度假村经理一身冷汗,连那两个西裤男都大气不敢喘,直觉告诉他们,他们碰到了不得了的人物。

秦奋是王子异的嫂子的亲哥,实际上两家世交,他跟王子异相交许久。尽管明面上是领导,但实际上是亲戚,倒没什么尊卑的分别。

他对王子异还算了解。知道他一向不喜欢这种腌臜事,但大多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见他反应这么大,还是头一遭。

这块度假村是属于秦奋的产业,地主的分内职责得做好了。他吩咐总经理赶紧把人找个空房间放好歇着,再赶紧找来看看。他感觉旁边王子异身上的气温骤降,哪怕是亲戚是哥们儿,更不能在熟人面前落了面子。瞟了经理一眼:“三天把这事查明白,干不好就关门。”

总经理哪敢再愣着,诚惶诚恐地喏了,他此刻腿都发软,就剩下没磕头谢罪了。立刻让人把这仨给绑了。

秦奋这次请王子异来,主要还是为了说说业鸣今后的发展以及初步的计划。刚才餐桌上已经聊了大半,不过还没聊完,准备上来继续。谁承想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不过秦奋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推开预留的包间进去,跟王子异交流。

等过了半个钟头,接下来的规划都已大半敲定也留了档,秦奋已经做好了送客的准备。没成想王子异居然说等等。

“去看看他。”

亏得秦奋反应了两三秒才意识到这“他”指的是谁。


医生已经把蔡徐坤的伤处理过了,没有了刚才血淋淋的倔强样。手臂脚掌上都缠着绷带,苍白的脸泛着些不正常的红,他闭着眼睛,但是微皱着眉,有种病态脆弱的美。

王子异看着蔡徐坤正躺在床上,脑中却还想着刚才走廊中那一幕——蔡徐坤的眼睛泛着红光,疯狂却异常坚韧。血迹斑斑点点缀了一路,三个大汉,这是场恶战。真难为他还能跑出来。

他此刻正盯着蔡徐坤这张脸,对比刚才,感觉又不一样。他俊朗且明艳,不复刚才的侵略性满满,他的睡颜又带着些孩子样的恬静。

此刻医生刚把血样报告做出来,“一直新型春药,不过催眠和致晕眩的效果很强,加上失血过多,所以现在还没醒催情的效果反倒其次。”

王子异这才发现面前这人胯间不正常的高度,也后知后觉知道了他脸上红晕的来源,“有危险吗?”

医生一副见怪不怪的口吻:“放出来就好了,憋着还是不行的。”

王子异点点头:“那麻烦您给他倒点水来,好吗?”


好巧不巧,这医生前脚刚出门,后脚蔡徐坤就有醒来的迹象。毕竟他被灌的是春药不是安眠药,下身的变化使他在床上不耐的来回蹭。

王子异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突然有点后悔这时候进来看他。不是因为看男人起反应而尴尬,尴尬的是,王子异喜欢男人,而床上躺着的这个,还是个漂亮的、动情的男人。

可乘人之危实在不是他的作风,动手去帮这种忙也不是他会干的事情,王子异几乎动了打电话叫个女人上来的念头,蔡徐坤却突然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蔡徐坤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翻下了床,七扭八拐的往浴室走。他好像没意识到这里有人,一路上边走边脱衣服。衬衫、裤子、袜子、最后是……内裤。刚好走到门口,啪嗒一声,从里面给锁上了,与此同时,水流声响了起来。

王子异看他这副模样,忍不住唇边挂了笑。一路上蔡徐坤的眼睛都是半闭着的,可能还没睡醒,笨拙又滑稽,真是难为他还没找错方向。看着这散落一地的衣服,王子异咋舌摇了摇头,从椅子上站起来,一件一件的捡起来放在沙发上。电话还是打了一个,不过是请人送套干净衣物过来。

做完这一套,王子异忽然念起来浴室里面那人身上有不少伤,就去浴室门口,准备敲门问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没想到刚凑近了还没等着敲,就听见里面传来几声包含情色的喘息,“嗯……呐”。王子异有点不好意思,往后退了几步。不过那声音逐渐高昂,“啊……啊哈!”蔡徐坤释放了。

王子异面色一黑,正巧这时候医生回来了,不过没过多停留,把水放在桌边,又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屋内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王子异听着淅淅沥沥的水声,在包里取出纸和便签留了一个字条,用水压在床头柜上:

       “衣物在前台服务处。”

嘭的一声,蔡徐坤打开门,仅下身裹着条浴巾就湿漉漉地晃着出来了。不过他看都没往王子异的方向看一眼,跟刚才的路线惊人一致,不过目的地翻了个,这次直奔着床而去。蔡徐坤对床边的衣物也置若罔闻,径直钻进被子合了眼。过了一会儿,他又好像是觉得被束缚着不舒服,手在被子里摸索了几下,把浴巾扔了出来。

王子异目瞪口呆的看了这一幕,忽然记起来还有一件事。他悄悄掀开杯子的一角,看着那抹光洁的肩,心一横,伸手轻轻拍了拍,“先别睡,起来喝口水。”

被窝里那人不满的哼唧了两声,但意识尚存,胳膊上用了力,半撑着起来了。被子随着蔡徐坤的动作滑下来大半,露出一整片白嫩的肩。

王子异其实并没有动什么歪心思,他就是感觉有点尴尬——直男看见半裸美女的那种尴尬。他立刻把水递了上去,但蔡徐坤伸出来托水杯的手绵软无力,到头来还是王子异给他喂进去的水。

由于舌尖上有伤,蔡徐坤喝水喝的很慢,王子异怕他坐不稳,一手端着杯子,另一手隔着被子扶着他后背。等蔡徐坤喝完了水,他又把病患扶进被子才放的手。

王子异替蔡徐坤掖了掖被角,刚准备转身离开,没想到床上那人此时突然开了口,“不管你是谁,谢谢你。”顿了顿,然后又说道,“我是蔡徐坤。”

王子异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又从包里把笔掏出来,走到刚才的纸条前,又添了几个字,纸条上就变成了这样:

        “衣物在前台服务处

                                            王子异留”

紧接着又从包里取出两小袋枸杞来,一并放在床头柜上。

王子异低头看着蔡徐坤,他可能实在累坏了,说完那句话后也就一分钟就睡熟了。王子异这才走出门离开了。



坐在回家去的车上,王子异还有些恍惚感,他甚至无心回顾跟秦奋谈论的事宜。就刚才这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他对美的定义又有了新的概念。

他不是没有在这种场合见过漂亮男人,可那些不是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就是放诞不羁的野猫,再或是花枝招展的孔雀……再或是另一种情况,要么大喊大叫,要么涕泗横流,要么跪地求饶……

没有一个人像蔡徐坤一样。

王子异现在一闭眼还能想起来刚才走廊里见到蔡徐坤的情景——表情淡漠、目露疯狂,地毯上一路蜿蜒着的血迹,不惜划破也坚持握紧瓷片的手……王子异看到蔡徐坤的第一眼,被他的眼神结结实实地冻了一下,尽管泛着红光,可内里的冷的。随即就是一阵被男人骨子里的好战分子引起的肾上腺素飙升。

也能想起来他躺在床上,哪怕失血过多满身是伤又晕又眩,也坚持着道过谢再放松休息……

蔡徐坤是头小狮子。

王子异想到这个评价,抿着唇角笑了。他今天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确实可以有万千面孔,可偏偏每一面都有各自不同的魅力。



王子异继续比对着,不过这次是与记忆中的蔡徐坤相比对。

“我是蔡徐坤。”

——我知道你是蔡徐坤。

这是王子异在关门前的,没有说出口的回答。

这是蔡徐坤见到王子异的第二次,但并不是王子异见到蔡徐坤的第二次。

是呀,他们曾见过的。



TBC.

这次统一说一下,下次评论里表示支持的bro们就不回复啦。(但是希望大家依旧在评论支持我)对于文章提出的问题还是会解释的。

感谢大家的评论、喜欢和推荐。我看到真的很开心!

无奖竞猜——子异会在什么时候见到过坤坤呢?

评论(15)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