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二十

【异坤】问鼎 1

娱乐圈非现实向 AU

私设如山

ooc

大长篇预警

HE保证

[一]

蔡徐坤第一次见到王子异,是在场宴会上。

这场宴会本来不是现在的蔡徐坤能进来的,如果放在四年前,或许还行。那时他少年得志,刚过十八岁生日,发行的第二张专辑就破了亚洲歌榜的记录。铺天盖地的荣誉与赞美都集中到他一人身上。他是各大卫视的宠儿,演唱会场场爆满,履历丰厚的让前辈们自愧不如。那个时候,他是每个姑娘的梦中情人。按照接下来的发展趋势,凭他的才华以及努力,他会成为音乐史上一个充满光辉的存在。

但是三年前,一切都变了。食物中毒导致声带受损,他再也不能像原来一样纵情高歌,连续发声一个小时,对他的声带而言,会是一场灾难。

他就像是一朵烟花,灿烂的光辉仅有那一瞬。

经历如此大起大落,再不复当年锐气,气吞万里如虎。热爱使然,如今的蔡徐坤依旧还在做音乐,不过由台前转到幕后,编曲作词都是他,不过演唱者不是。

娱乐圈更新换代如此之快,荧幕前早已没了蔡徐坤的位置。旁的人想起,不过是一阵扼腕叹息,个中滋味到底如何,也就他自己最清楚。

前段时间好友周锐总算镀完金回国,他没忘了蔡徐坤,准备带着好哥们儿一起回归幸福的康庄大道。周锐是他高中舍友,毕了业就是蔡徐坤后援会里的大粉头。不过家里不比他没权没势,往小了说,起码也算个京圈的土财主。

没成想那小子一入场就被自家人带着认长辈,这场合蔡徐坤自然是不便跟着,于是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跟面前的红酒焗蜗牛、牡蛎一口酥、鹅肝鱼子酱面面相觑。所幸这些美食无愧于它们的卖相,美味的让蔡徐坤乐弯了眼睛。


其实就算按相貌体态,蔡徐坤不说万里挑一,就算扔一群莺莺燕燕奶油小生里面,也算得上是鹤立鸡群——这气场就不一样。但很明显,在这种场合里,外形算不得是重要条件。门外豪车云集,院内衣香鬓影,到处都是分头绅士与摩登女郎,大明星也来了不少的个数。

总而言之,连这里都空气里都流动着资本的气息。自然而然,或许有人可能会觉得他有点眼熟,但一看就知道不过是个小角色,不值得浪费今晚的宝贵时间。

于是他沦为和菜品一样的尴尬境遇——纵然内有万千芳馨,也不过是个陪衬。

其实宴会里的人并不多,不过却大多三五成群言笑晏晏,更显得他一个人单的扎眼。左右这里除了周锐外没什么熟人,他索性捧着小盘点心顺着边门,直接走到小花厅里赏赏月、透透气。

没成想这里居然有人。



花厅昏暗,那人又恰好隐进影里。等到蔡徐坤发现有人的时候已然晚了,走到那人五步远才刚刚停下。借着月色,蔡徐坤也有机会看清他的脸。

端正、阳刚、棱角分明。这是蔡徐坤的第一印象。老实说来,只看这张脸,说他是娱乐圈里的人也大有人信。不过再多看两眼,就凭这通身的气派——剪裁合理的纯黑西装,纯丝领带与锃亮的漆皮鞋;金怀表的缀链从驳头穿过露出前面的方钻缀头,再把余下部分全部放至Barchetta内用丝巾裹住;他甚至还带了袖扣,是一对漂亮的金丝雀。

这是一个把考究两个字明明白白写满在身上的人。再搭上他微微皱眉的表情,生人勿近的气场,很明显这跟里面那群“主角”们,是一个来头。

尽管这人正托着额头闭目养神,再加上他身上淡淡的酒气,很能说明他还处于无攻击性的小憩状态。但看他端正的坐姿笔挺的背,蔡徐坤直觉告诉自己这人不好惹,他并不希望在这里惹出什么事来,不该认识的人一律不要认识。

可是现在这局面,如果转身就走还一声招呼不打,万一人家并不是无知无觉就很难办,可要打个招呼又立刻告辞,确是更不妥的行为。

“坤儿,你在里面吗?”

正这时,周锐一嗓子帮他破了僵局。但很明显,因为这一嗓子,也把那人给叫起来了。

蔡徐坤急忙给那人做了个道歉赔罪的手势,另一边也应到,“锐哥,这呢。”边说着,还边看那人的脸色。

出乎人意料的是,这人被吵醒后居然并不是生气的神情。尽管他皱着眉抿着唇,可刚才那一瞬间,他跟蔡徐坤一起比了个相同的手势。

他侧着头打量蔡徐坤,倒没有什么敌意。蔡徐坤大小也算是个明星,何况是曾经红透半边天那种,按理说应该习惯了别人的目光,但这次显然不一样了,他没由得开始有点紧张。所幸他一向善于调节情绪,立刻摆出礼节性的点头微笑。

“王三少?你怎么在这呢。刚才我舅还找您来着,哪成想主角儿跑花厅猫着呢。”周锐这时候恰好赶来,显然他跟这位是认识的。

“架不住往肚子里乱装酒。”他有点羞赧,然后不甚明显地反应了一下周锐是谁,但蔡徐坤看出来了。

“周锐哥……这是刚回国?不必这么客气,叫子异就行。”正说着,他拿出怀表看了眼时间,“没想到这都快半个小时了,我得先行一步,失陪。”他略带歉意地点头行礼,起身离去。

蔡徐坤默默观察着,他很高,甚至比自己还高一个头尖;体格健硕,撑得起他这套西装来;腿是真漂亮,又细又长又直。

他还注意到,那个人居然是把椅子摆齐了再走的。

就因为这一瞬间,他记下了——王子异。

等那人走没了影,蔡徐坤才略带调笑的开了口:“这是哪尊大佛?让咱周少爷把‘您’都给用上了。”

“啧,这位可是真太子爷。这不才换届,他家老爷子进政治局了。”周锐努了努嘴,向那人离开的方向。

“那今儿这局儿是怎么组的?”

“这爷儿准备进军影视圈。上个月业鸣被收购了,你应该知道吧?”周锐一副果不其然的样子,“我当时觉得八成下个老总就是他了,你要知道,新CEO秦奋,他是王子异嫂子的亲哥。可秦家一向做实业啊。无缘无故的话,干嘛掺和这个。”

周锐顿了顿边咋舌边感叹,“你别说,还真是。敢情这么大业鸣是给他留的,今个就是带着王家三少来介绍生意的。”

蔡徐坤听的似懂非懂,业鸣他知道,可是这几个人他却不太分得清。不过他一向善于把握细节,悄悄的记在心里。彼时他也没有想到,刚才提到的看似高不可攀云雾之巅的这些人,都会接连进入他的生活里。

“三少?他排行第三吗?”

“对,他上头还有对双胞胎哥哥,比他年长了这么七八岁。老大是从政,老二继承家族产业。上有哥哥抗压力,这位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的,想做什么都有的是人给他开道……”

蔡徐坤拍了下周锐的肩,打断了他“人人生而不平等”的感慨:“别跟我说,你带我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尝点好吃的,顺便看官二代崛起的。”

“嗨,这哪能啊。”周锐拢了拢头发,“我啥时候耽误过事啊。这不是也来带你认认人,没准儿就把你推销出去了。”



在蔡徐坤看来,周锐这时候已经有点醉醺醺的了。他不顾蔡徐坤的洁癖就勾上了蔡徐坤的肩,拖着他一起往花厅外面走。边走边谈。

周锐喝了点酒,有点大舌头,声音比往日高了好几分。

“坤儿,有些事咱不能就这么过去了。哥们都给你记着呢,咱不能吃这个哑巴亏。”

“我回来之后,经纪人这个工作自然是当仁不让了。为了让坤哥日后重回巅峰,达到应有的高度,咱辛苦一点,哪怕换条道重来。”

“我懂你意思,歌你照常写。我知道这两三年你没闲着,我信你实力。咱读书那会儿我就佩服你,就没见过比你对自己还狠的人。”

“现在就差个机会,先别急,转型不是件简单的事,更何况你音乐方面给人的印象太根深蒂固了。你还是先跟话剧,多看多试,实力有了,咱才有底气争人气。

“燃料备好了,添柴的人也回来了,就差那个点火的点,等你重新释放,总少不了有人给你扇风助燃。”

“翻身仗开打!”

……

他俩越走越远,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是一阵爽朗的笑,直至消散在风里。



TBC.

其实跟大家讲,“比了个相同的手势”,我当时想的是子异那个求佛。

评论(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