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二十

【异坤】问鼎 2

[二]

蔡徐坤跟王子异第二次见面,是一家高级会所。任谁都没能想到,这场会面彻底改变两人的生活。

托了周锐在那场聚会上不遗余力的介绍,再加上他自身的实力以及圈子里的好名声,这回还真让他拿着一个不错的机会——给一部架空大IP写整套的配乐。

当然,凭他现在的资历自然是不够主创人。这套班子的人物金扬,可是顶尖的音乐人。四十余岁的年纪,已经成了标杆那样的人物。

他自己本有一套成熟的班子,不过蔡徐坤在美留学期间曾与他有段相交,金扬对这个颇有才气的后辈也有些好感,加上这次有人牵线搭桥,金扬也就做个顺水人情。相信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讲,这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蔡徐坤自然是内心喜悦非常,也为此做足了功课。

诚然,这次剧组之行还算愉快。导演胡政是业界成名已久的古装剧大导演,扛鼎的男女主角二十六七岁,均是顶级流量,火热的当红炸子鸡——郑锐彬与贺薇。这种偶像大都爱惜自己的羽翼,毕竟还仅是空有人气,不曾有实打实的奖项在手。因此对前辈恭敬,对后辈也不自傲,起码面上维持的足,蔡徐坤对这两人尚有好感。

整个剧里最讨彩的人物要算得上是个小配角,人设好,戏份不重,但萌点十足。小孩大名黄明昊,艺名Justin,跟这个角色一样,人小鬼大。这是个可爱又英俊的少年,见人就是七分笑,聪明活泼性格外向,人缘特别好。说是他的歌迷,平日里一口一个坤坤哥叫着,连对词都来找他。当然,蔡徐坤也乐得这样做。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男二的扮演者,齐晓。说起来蔡徐坤跟他还是一个公司的,他们都在易海名下,可正因此,他们的关系才格外恶劣。



墙倒众人推,这句话的确是至理名言。蔡徐坤对此深有感受。尽管明面上还都过得去,经纪人的冷言冷语,老板的刁难,其他艺人背后的幸灾乐祸。公司不是没想过解除合约,可签下合约时蔡徐坤还未成年,开除个人还得问候一下劳动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这补偿金公司可不愿白白的出。但依旧少不了蔡徐坤的委屈,他的收入按照条例得交七成出去。

其实钱财方面还在其次,最让他难受的还是其他人的态度。

有那么几次,蔡徐坤走进公司里的休息室,整个喧喧嚷嚷的休息室里,竟这么突然寂静了好几秒钟,真做到了落一根针亦有回声。这种寂静其实特别刺耳。他那时候还没二十岁,不大不小的还是个孩子,那时候才明白生活的残酷。

齐晓就是其中典型的哈巴狗,蔡徐坤火的时候他比谁都殷勤,等蔡徐坤凉了,落井下石的也一直是他。

易海不算个小公司,近期齐晓算得上是主捧。他是公司花钱塞进来的,演男二反派大boss。导演是名导,不差这点资金,能允许塞人,是因为他资质确实不差,只是没想到他的资质远远比不上他的心气高。

齐晓本以为能和郑锐彬平分秋色,开拍了才发现怎么迎合摇头摆尾也比不过长得帅还人气高的郑锐彬。拼不过郑锐彬就算了,还比不了阳光可爱小鲜肉黄明昊。这种人一般肚里没什么气量,这一肚子闷气,转着法撒在了蔡徐坤身上。

虽说他俩同在一个剧组,可一个演员一个配乐,平常碰着面的机会还真不多。但若是有了害人的心思,害人的法子可不限于在剧组里。



这剧快杀青了,投资方提出来一起吃个饭,一来是让大家都放松一下,二来也是为了拉进拉进关系,没准就有机会下次合作。

贺薇走的是大姐大路线,一向豪迈,人也大方。举着杯子挨个问好,连蔡徐坤也没忘了。

“小蔡啊,这杯你可不能落下,我可爱听你的歌了,当年演唱会一次没赶上,这回可算是见着人了。”

蔡徐坤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略显腼腆的拿起来酒杯,谦虚到:“薇姐太客气了。”

贺薇双颊红熏熏的,笑了:“我可没作假。”借着酒劲,还哼了哼当年主打里面的副歌,别说,还真像那么回儿事。

蔡徐坤这下不便再缓,当机立断就喝干了剩下的半杯酒。

哪成想这时候,齐晓出现了,“女孩子喝红的,小蔡怎么也喝红的。赶紧换成白的啊。咱大男人可不能落下风。”这么说着,就往蔡徐坤杯子里面倒白酒,还给倒满了。

蔡徐坤心里把齐晓骂的狗血喷头,但面上还得做足,特头疼怎么解决这个麻烦。可是没辙,他喝了一大口,面上立马泛上红晕。

齐晓并不作罢,又给他满上,脸上还笑嘻嘻的:“咱小蔡还是这么够意思,我也敬你一杯。”

贺薇并不知道这背后的龌龊,还当他们是一个公司的,关系应该不错。嬉嬉闹闹一阵,也没拦着。

蔡徐坤不是一个擅长灌酒的,他在其中尽量周旋,起码稳住自己不能出丑。最后不得不用一成不变的老法子——装醉。其实蔡徐坤这三年没闲着,一直有拜师学演戏,这回还是第一次派上用场。

他把脸埋起来趴着桌子上,任尔东西南北风,他自岿然不动。结果这么迷迷糊糊的,他好像真睡着了。



吃饭只是节目的序幕,到了夜场,才是真正的高潮。

蔡徐坤感觉有人好像在拍他的肩膀,可他并没有因此醒来,尽管他努力了,可就是迷迷糊糊的找不到意识。他头脑里好像被蒙了层布,还捆起来了,他挣脱不开。

他感觉自己被扶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不知道过了多久,又陷入到一片柔软里,模糊间听见几个人在交谈。接下来他感觉有人在脱他的外套,解他的腰带。蔡徐坤直觉有人想算计他,他可能被下了什么安眠类的药,也许旁边就是摄像头拍摄他的丑态,要么就是他被送上了谁的床,还有可能是……

蔡徐坤是个有底线的人,哪怕是他最落魄的时候,也没干过这种勾当。他拼了命的想把意识和身体重新联系在一起,对着自己的舌尖猛的咬了一口。血腥味和清醒一同出现,他没着急睁开眼,脑子里先把卧室里什么东西摆在哪过了一遍。等他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下意识舔了舔唇,鲜血就随着他的动作淌了出来。他睁开眼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谢天谢地我没被绑着,这屋子布局跟我住的那件一模一样”。


床边是三个壮汉,一水儿的黑墨镜,黑西裤。一个人摆弄着摄像机,一个人正在全心全意给他扒衣服——裤子都褪一半了,剩下那个光着膀子,裤链都开了,显然在给自己扒衣服。

他仨见蔡徐坤醒了,面上都是一惊,这可完全出乎于他们的意料之外。酒里面什么东西他们是清楚的,任谁能想到,面前人能用这种方法迫使自己清醒过来。这又不是战争年代,无病无灾的,就算是干他们这行,也没见过有对自己的这么狠的人。

蔡徐坤嘴角含着血,嘴角的弧度露出来的净是冷绝,“让我走,要不然就杀了我。只要我还活着,就找你们和你们背后的人拼命。”

那仨男人还没晃过神来,不怪他仨,都是因为蔡徐坤此时太吓人。特别是那双眼,里面的眼神是冷寂的荒凉。没有怕,没有慌。他没怵面前的三个壮汉,反倒这三个壮汉生怵了。

蔡徐坤意识把控还没完全恢复,他先坐了起来,想给自己穿上衣服,可手脚还不稳,只能把解开几个扣子的衬衣往里给拢了拢,把裤子尽量往上提,扭头找皮带在的方向 。

他一动,旁边的男人们才反应过来现在谁弱谁强,他们有三个人,蔡徐坤一个人,还是喝了东西的,根本不足为惧。

没人用语言回复蔡徐坤的话,没扛相机的两个人扑上来想要抓他。蔡徐坤猛的往后一撤,就到了床头,抓起来床头柜上的瓷瓶就往相机在的地方砸。

那人没能躲开,瓷瓶砸到相机上,瓷片飞溅,有不少把他的手臂、手掌和脸颊给划破了。他疼痛难忍,手不由自主的一松——就是这时,蔡徐坤捞住相机,向门的方向奔去。

剩下的两个人并没有闲着,紧接着就冲了过去。蔡徐坤举起手中的相机,作势要扔,那两人误以为蔡徐坤瞄准的是窗外,扑棱棱地往那跑。可实际上蔡徐坤扔之前猛的一回身,这相机冲着门砸上了。那几个又被蔡徐坤遛了一遭,就趁着这次机会,蔡徐坤成功的打开了房间门。

他不太熟悉这里的构造, 全然不知道该忘哪里跑,加上药效还没过去,刚才那一阵折腾已经是超常发挥了。到了第一个拐角,就钻了进去,靠在墙上大口的喘气。他四处探看,企图找到一个有摄像头的地方。



摄像头没找到,倒遇到一个不该出现的人——郑锐彬。

郑锐彬见到他也吃了一惊,“你怎么在这?”

蔡徐坤本想解释几句,可一阵痛感袭击了他,他这才发现刚才慌不择路,脚上扎了一块瓷片。倒吸了一口凉气。

蔡徐坤的冷汗一瞬间就下来了,不仅是因为疼的,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听见了那些人的脚步声。

郑锐彬皱着眉盯着他这身伤势和打扮,绕过他,走到了拐角口冲着那三人低声叱道:“你们是哪来的?这地方能乱跑吗?”

那仨人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转身,心下不甘的左右探看,嘟囔着离开。

等他们离开这段走廊,郑锐彬回头给蔡徐坤说,“这里在度假村三层,没有监控。一会儿这有人要来,电梯不要用,走廊里下个路口左转,沿着走就能找到楼梯。”话说完,他再没看蔡徐坤,进到一个包间里。

蔡徐坤心下默默记着这份恩情,他又缓了一会儿,站了起来,扶着墙,小心翼翼地把重心靠在另一只脚上。他这时候后知后觉,刚才郑锐彬的行动好像有点跛。

痛感一旦被念起,就是控制不住的钻心的疼。他一瘸一拐的挪到走廊口,抬头就看见刚才那三个壮汉。

这时候,左手边的楼梯那个位置走来了五六个人,蔡徐坤一眼就认出来中间那个是王子异。不过王子异八成不记得他这个仅有一面之缘还没说上话的小人物,犯不着帮他,应该也不会跟他过不去。

不会更糟了。蔡徐坤这么想着,两眼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TBC.

评论(21)

热度(121)

  1. MelodyStream画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